11日

2020-07-10 00:58

该专家表示,国内外孤儿养育经验表明,福利机构养育不是最好的方式。而近年来各地福利机构探索的家庭寄养方式,则是有利于孤儿回归家庭、健康成长的。政府部门应和这些爱心人士、爱心机构建立联系,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难处,并根据他们的困难,给予指导、培训,甚至给予资金支持等。

周处长称,如果民办机构或个人符合收养条件,民政部门是鼓励收养的。

而不少市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如果收养条件宽松些,手续简单些,程序快捷些,他们也很愿意收养孩子。

据了解,因为兰考火灾事件,近期各地民政部门正在对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情况进行全国性大排查,对不具备养育条件和安全无保障的,要抓紧将孤儿接收并集中安置到儿童福利机构;对已经具备养育条件,本人又坚持养育孤儿的,民政部门要与其签订合办协议,纳入民政部门监管。

当记者问如果这些孩子的亲生父母想要把孩子接走怎么办时,江火香表示,“其实我只是收留那些有困难的孩子,只是想帮助他们。如果(亲生父母)真找来了,我不会强留。但要确定真的是孩子的亲生父母,要有亲子鉴定证明。”

“我在电视上看到了河南那件事,当时心里挺难受的,她(袁厉害)是在做善事。”江火香表示,自己从1995年收养了第一个男孩以来,至今已经18个年头了。她只是觉得那些被遗弃的孩子们非常可怜,想帮助他们,尽点善心。“我也不指望那些孩子将来报答我什么,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善事。我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在国外,他们刚开始也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现在都非常支持我。”

兰考火灾事件,江火香也一直在关注。在她看来,她与袁厉害有相似的经历——想做善事却遭遇过不解,在同情袁厉害之余,江火香的内心也感到无比痛心。

11日,记者来到江火香位于西湖区桃花镇雷池村的家中。因为养殖睡莲而小有名气的江火香告诉记者,因为她养殖的睡莲经常会在象湖湿地公园内摆放,所以她干脆把家也安置在靠近象湖湿地公园的地方。此时,一个头发很长的孩子跑到了记者面前,直到江火香介绍,记者才发现,其实这是个男孩。

“2008年他被遗弃了,当时有心脏病,肚脐也外翻,很可怜。不过现在已经治好了。”江火香说,这个孩子今年四岁,叫“旺仔”。而在江火香家中,原本有四个孩子,两个孩子去上学了,除了旺仔还有个10岁的男孩。这个孩子在街头流浪时被派出所的民警发现,于是民警就把男孩送到了她这里。

外界对江火香有不少传言,而且江火香的爱心行为也很难被《收养法》和民政部门认可——她也一直没有去办理合法的收养手续。所以孩子们的户口问题也没法解决,成了“黑户”孤儿。孤儿没有户口,就意味着失去了社会保障。

11日,南昌市社会福利院副院长涂女士表示,部分社会人士的爱心是值得肯定的,但收养孤儿最好还是通过合法的途径办理相关手续,以便确立法律关系。

对此,江火香称,她并不是不办理手续,而是手续办起来实在太繁杂。“我付出这么多并不图回报,但也希望相关部门也能出台一些有利于我们救助孩子的政策。”

对于江火香,南昌民政部表示将会加强沟通,对于符合收养条件的,争取为其办理手续。如不符合,则会将这些孩子转至福利院。

14日,刚刚对南昌市民办机构收留孤儿情况进行了初步排查的该局社会福利处处长周大根接受了记者采访。周处长表示,根据目前排查情况,南昌民办机构有两处,一处为蒋巷的“太阳村”,另一处就是西湖区的江火香家。

对于记者南昌市目前有多少孤儿的提问,南昌民政局以“数字比较敏感”为由拒绝透露。周处长表示,“民办机构都必须接受民政部门的审核,毕竟孩子是需要受到良好的教育,要保证孩子人权的。另外,也需要审核这些孩子的来源以及将来的去向。”

《收养法》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年满30周岁,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满足这些条件后,再提交包括收养人生育情况证明,公安机关出具的捡拾弃婴、儿童报案的证明,身体健康检查证明、收养书、申请书等一系列材料,通过审核,获得收养登记证才能去收养弃婴,而且整个领养手续办下来,需要约3.5万元。就因为这些繁琐程序,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对此,江西省社会学相关专家表示,目前还没有相关法规对类似袁厉害、江火香这样的爱心收养行为进行明确规范。“把孩子们生硬地接走,对孩子,对爱心人士都是一种伤害。”

据悉,民政部正在积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出台相应规定,鼓励民众收养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