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因为企业

2020-06-15 15:09

在他看来,贷款的主要用途目前还是大量在基础建设、政府平台及房产项目大量,其它的实体经济贷款相对较少,“目前,产业和金融的结构还是需要进一步调整。”(完)

张健华认为,中国的存量货币并不少,如果实施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并不可行,“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挥之不去的长期以来的就是通胀压力,地方政府的热情很高,宏观调控稍微有点放松,地方的热情就会超过你的想象。”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下发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全面规范地方债发行,而近年来各界对有关地方债高企的担忧也是不断。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张健华16日在中国全球投资峰会上表示,中国的地方债无论是比例还是偿债能力,问题并不大,地方政府手里有很多优质资产,变现能力肯定没有问题,其实债务偏高的还是企业。

“中国的企业过分依赖金融市场,债务融资维多,股权融资比较少,多层次资本市场薄弱,新三板市场刚起步。金融结构需要调整。”张健华说,中国的债务杠杆率高,主要是因为企业,制造业的负债率也高达60%。

对于中国的地方债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部中国处处长steven barnett认为,中国的债务在国际上来看,并不算非常高,且中国有很好的缓冲能力。不过,他也提到,很多地方政府需要自己负责社保等支出,但目前还没有能力就没法适应有大量人口新城市化状态,风险还有不确定性。

他说,中国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以浙江金融业为例,前9月浙江新增贷款比8.6%,而gdp增速则为7.5%。“贷款增速高于gdp增速,在这样的情况下,进一步放松银根,可能性不大。”